电竞比分网-1zplay电子竞技「官方网站」

幸福磨坊,弗雷尔的磨子是怎么消失在大海中的

2020-03-26 08:19·

两个女妖受不了皮肉之苦,勉强支撑着继续推磨唱歌:“磨啊磨,我们为弗雷尔和世人磨出和平祥和,磨去人间仇恨和战争。磨啊磨,磨出安居乐业,社会和谐,人人友爱无争端。”磨啊磨,唱啊唱,她们问弗雷尔是否该让接班人上岗,让她们好好退休了吧?然而得到的回答仍是继续推磨。直磨得两个女妖手脚酥麻,嗓子嘶哑,到最后她们实在磨不动了,瘫坐在了地上。不管监工怎样用皮鞭抽打,甚至往她们头上滴蜡烛,都无济于事,她们真的没有一点力气了!她们开始想办法摆脱弗雷尔。一个女妖说:“我们已经磨得够多了,有我们这样力大无穷的仆人为你推磨,是你前世修来的福分。我们能推动魔法磨子这么多圈,足以证明我们神族有多强大,当心我们神族后人来报复你。”

最后史基尔尼尔只好使用魔法;他用手杖划出鲁纳文字的咒语,说如果吉尔达不答应弗雷的求婚,就将永远孤守空闺,或者只能嫁一个又老又丑的霜巨人。这终于使美丽的吉尔达恐惧了,于是她答应在九天以后的晚上,于绿地蒲利和弗雷相会。

女奴们重新开始推磨,神磨继续磨出金银。这时芬雅又唱起了一支奇异的歌:

一次,他从商船上得到两个力大无穷的女妖,两个女妖体型硕大,是古老魔族的后裔,众神也不知道她们的出身来历,只知道她们比霜巨人还强大。弗雷尔像得到宝贝一样,两眼放光,即刻命令手下把两个女妖绑在魔法磨上,让她们像永动机一样不停地运转。他还特意在她们身边安排了监工,并嘱咐监工一定要她们一边唱歌一边推磨,两个缺一不可。谁不老实干活,就用鞭子狠狠抽打她们。刚开始巨型女妖干活利索也老实,她们边推磨边唱道:“磨啊磨,磨出人间幸福生活,让他们蜜酒成坛,美味成桌,天天过新年;磨啊磨,让人们牙好胃好身体棒吃饭香;磨啊磨,让人们睡觉睡到自然醒,数钱数到手抽筋。”终于有一天她们实在磨不动了,乞求弗雷尔也给她们实行双休日,让她们有喘息的机会。弗雷尔仍不满意她们的表现,继续催促她们干活。两个女妖又推着磨唱着歌,艰难地工作起来。终于她们累倒在地,弗雷尔命令监工用蘸了冷水和盐水的皮鞭抽打她们,让她们站起来继续为人类的幸福推磨。

相思使人憔悴,身为神的弗雷竟也不能例外。他的父亲涅尔德忧之,令从者史基尔尼尔问其故。

有一天,在转动沉重的磨子时,两位女奴开始唱起歌来,为的是给自己增添勇气。歌词使人极为不安:

弗雷尔主管播种、收获、牧养和繁殖等和平事物,身边堆满了世人送他的美食。可他从不挑食,一心想着维护和平,让人们过上更好的日子。为了防止霜巨人破坏和平和自己的事业,他经常和霜巨人作战。阿斯加德众神为此专门送他一把无敌如意金刀,黑侏儒还献给他一具魔法磨子,只要在推磨的时候唱歌,你唱到什么,磨子就会磨出什么,你不停地唱,磨子就像现在人类的电动磨子一样,不停转动磨出东西。魔法磨子唯一的缺点是沉重,即便大力士霜巨人也只能推动几圈。为了让人们早日进入小康社会,弗雷尔会让战争中俘虏的霜巨人推磨。也许弗雷尔让世人过上好日子的愿望太迫切了,迫切到了贪婪的地步,他不停地命令霜巨人推磨,其中一些霜巨人还被活活累死了。

弗雷(Frey,或 Freyr,可等同于英格维,涅尔德的儿子,生于伐纳海姆,所以他其实属于伐纳神族,即海与风之神族。当他和他的父亲及姐妹到阿瑟加德为人质的时候,阿瑟加德的诸神很欢迎他,给他美丽的亚尔夫海姆,让他管理那些如蝴蝶般飞舞在花草之间的小小的精灵。

瞧你们又在偷懒!我已经对你们说过上百次,不能停止,不准歇息!

另一个女妖也振振有词:“我们是最早的魔族后裔,霜巨人和火巨人原本都是我们的仆役,即便阿瑟神族、瓦西神族和霜巨人加起来也不是我们的对手。当年我们违反誓言,遭了天谴,现在才被你们这些弱小神族奴役。魔法磨子我们在数万年前就已经使用了,创世初的雾国及相关的一切,都是我们用它磨出来的。”弗雷尔刚想说话,只听这个女妖接着说:“后来我们遭天谴,魔法磨子才和我们一起陷入地下。黑侏儒又把它们挖了出来,但他们根本不知道如何开启机关,只好把它们放在地下城的狭小空间内,不得已才把它献给你。”看着弗雷尔吃惊的样子,女妖轻蔑道:“黑侏儒还有许多秘密没有告诉你。我们是在他们的帮助下才回到地面的,后来成为了雇佣兵,在一场激烈的战争中,我们被俘后才被船长送到你这里。造化弄人,却让我们和魔法磨子团聚了。”说完女妖哈哈大笑。

史基尔尼尔到了盖密尔的家,见到吉尔达,就先奉上金苹果、聚金指环以及弗雷的面影,可是吉尔达都拒绝了。史基尔尼尔乃掣出剑来,吉尔达仍然不怕。

她们刚刚停下来,国王的声音又吼叫起来:

吉尔达是冰冻之地的人格化,她和琳达拒绝奥丁一样,坚拒着温暖阳光的拥抱,但最后终于接受了。弗雷不得不等待的九日便象征着北方冬季的九个月。不过也有一种说法,认为吉尔达是极光的人格化。

她又继续唱道:

而地下善工艺的侏儒曾送给他一只金毛的野猪古林布尔斯提,这野猪的金毛,一方面是象征着金色的太阳光,另一方面也象征着五谷的成熟,因为弗雷是司丰穰之神,野猪又是被视为教给原始人类以稼穑的。

醒醒吧,国王,醒醒吧,倒霉的时候在等着你。请听我们的歌声吧!西边已烧起战火,大军正在挺进,你的王宫顷刻就要化为灰烬。你马上会失去你的金银,连同你的王位与神磨!

弗拉狄令两个女巨人推磨,磨出了黄金、丰饶和和平。但弗拉狄贪得无厌,不让巨人休息,她们乃思报复。有一夜,她们在推磨时不唱黄金、丰饶、和平,而唱战争,于是引来了海盗,将睡梦中的丹麦人杀尽,劫二女巨人及磨俱去,载在他们的船上。

胜利者将弗勒迪国王的金银财宝全部装上了战船。至于那两位女奴,她们不得不搬起两副沉重的石磨把它们装进一艘最大的船里。船一离岸,国王迈森就命令女奴开始磨盐。 她们一直磨到傍晚,又磨到了天黑,到半夜时,两姐妹找到国王对他说:

在这个意义上,弗雷是稼穑之神;他的侍者是女神贝依拉,她是蜜蜂与牛奶之神,且和她的丈夫一起被视为肥料之神。弗雷有时骑野猪,有时则以其驾一金车;车中满载着果实和花朵,他将这些大量地撒布到地上。

巨大的石磨磨得越来越快,磨坊的墙壁开始震颤,接着便坍塌下来,磨盘也停止了转动。

弗雷是夏日金色阳光及温暖的夏雨之人格化,他广施惠福于人类,而他管理的精灵也是与人类有益的小东西。它们受了弗雷的命令,帮助花草生长繁荣,又指挥蜂蝶工作,尽力去帮助人类。

国王弗勒迪,买下两名女奴,这样做并不聪明。你选中我们,只是看中了我们有力的臂膀,却不知道我们到底是何人。你不知道我们是山中巨人的女儿,他们是巨人中最强大的巨人。在九个严寒的冬天,我们搬动了无数岩石,还把巨大的石块滚下山巅,你不知道我们身为巨磨的奴隶,曾将他们举起千万次。你不知道我们曾千万次率领大军一口气就将敌人击溃。我们最勇敢的战士为我们高唱赞歌,歌颂我们的力量和勇气。可是今天却没有人对我们表示怜悯。我们冻得发抖,沙和石磨破了我们的脚掌,这样不停地磨啊磨,实在令人心碎!

弗雷的妻子是霜巨人盖密尔的女儿吉尔达。据《小埃达》所载,一天,弗雷偷偷坐上了奥丁的宝座希利德斯凯拉夫,向冰冻的北方瞭望,看到一个极美丽的年轻女性正走进盖密尔的家。

在哥得兰岛上,从前有一位国王,名叫斯克约尔德,他是斯克约尔登格人的先主。在他死后,他的儿子弗里德内夫登上了王位,他贤明清廉,整个王国的臣民百姓都非常拥戴和尊敬他。 那时,在哥得兰岛上有两个巨大的石磨,它们又大又重,没有任何人能搬得动。人们为这两台石磨修建了一个神奇的磨坊,它有奇特的魔力,可以磨出人们想磨的一切东西。 由于举国上下都希望幸福与和平,神奇的磨子就赐予每个人欢乐和安宁,因此,大家都称这座神奇的磨坊叫 幸福磨坊。 弗里德内夫死后,他的儿子弗勒迪继承了王位。有一天,瑞典国王弗约尔尼邀请他参加一次盛大的宴会。弗勒迪看到主人的宫院里有两名身材十分高大的女奴,一个名叫芬雅,另一个名叫门雅。弗勒迪十分富有,就买下了她们,把她们带回哥得兰岛,在享有盛名的磨坊里干活。她下令两名女奴不停地替他磨出权力和金银财宝。磨坊里的工作异常艰苦,女奴们没有休息的权利,甚至连一分钟都没有。国王只要听不到磨子的声音,就急忙跑到磨坊里斥责她们。总之,磨子一刻也不能停止转动。

在这个故事里,我们又看到对冰冻的土地如何回春而万物生长这一自然现象的解释。

国王,一切都磨完了!我们磨的时间太久,实在是磨够了!

这位女性有着闪耀的金发,她焕发的容光简直能把北方冰冻的天和海照亮。于是弗雷就爱上了这位女性;但当他知道她是盖密尔的女儿、而且又是被诸神所杀的暴风雨巨人提亚西的亲戚时,就知道这份恋爱是没有结果的了。

为了弗勒迪,我们必须从早到晚磨个不停,磨出财富和权力。幸福磨,磨金银,但愿他淹死在财富里。让他高枕无忧吧,即便枕头也为他歌唱,但这样的日子不会久长。 她们刚停下一会儿歇口气,弗勒迪的吼声就立即在她们耳边响了起来:

而除金毛野猪之外,他又有名为勃洛度格霍菲(Blodughofi,血蹄)的好马,以及云船斯基德布拉德尼尔(Skidbladnir),这船也是侏儒所造。

我们一分钟不得休息,女奴啊,因为国王贪得无厌、他的贪心永远无法填满!听吧,复仇的号角已经吹响!

经过史基尔尼尔的询问,弗雷才道出了真情;史基尔尼尔便请借弗雷的马和剑,自己到北方去做媒。弗雷都答允了。于是史基尔尼尔带了十一颗金苹果、聚金指环德罗普尼尔,又摘取了泉水中映出的弗雷的面影,就到北方去了。

芬雅的话音未落,人们就听到国王的城堡前人声鼎沸。一支千人大军在维金斯国王迈森的率领下已占领了都城。弗勒迪国王在战斗中一命呜呼,他的王宫也被付之一炬。

在日耳曼和斯堪的纳维亚各地,弗雷有许多不同的称呼;而在丹麦他被称为弗拉狄(Fradi,和平的 or 自由的),也被视为半历史的国君。据说弗拉狄曾得一魔法之磨,能依人之意而磨出各种东西。

芬雅这时高声喊道:

弗雷在北欧也是很受崇拜的一位神,因而半历史的弗雷就也产生出来了。据斯诺里·斯特拉松的《挪威古史》记载,弗雷是继半历史的奥丁和涅尔德之后的一位王。

在雄鸡没有开始啼鸡之前,你们谁也没有权利休息。

海盗吩咐女巨人磨出盐来,因为当时盐稀有而昂贵。但海盗的残酷不亚于弗拉狄,女巨人还是不得休息,只能一直磨下去,盐产得过多,遂压沉了船。因为沉在水里的女巨人和磨还在继续磨,海中的盐越来越多,于是海水从此就变成了咸的。

《神话迷》 分享你心目上的神话!

这个故事是解释海水何以会味咸的。虽然弗拉狄无疑就是弗雷的一声之传,可这位丹麦的半历史国君在性格上已经和弗雷大大不同。古代的传说大抵都是这样混淆而错乱

女奴们又磨了起来。但是,神磨磨出的再也不是金银财宝,而是武装的士兵。芬雅的歌声越来越高亢:

阿瑟加德的神祗们又送给弗雷一把剑;这把无敌的胜利之剑,是日轮光辉的象征。弗雷常用这把剑与霜巨人作战,因为他仇恨霜巨人,不亚于雷神托尔。

陛下,盐已经磨得够多了,船早已超重了。难道还要再磨不成? 国王回答一分钟也不能停歇,两位女奴只得继续推磨。盐山堆得越来越高,大船终于沉没,一直沉到了海底。 沉没的大船在海里卷起了巨大的漩涡,把其他船只同时吸进了海底。从那时起,海水就变咸了。